正在加载...

回顾二零零四

这个话题太广,实在难以下笔,我想即是花几天的时间也回想不完这一年内都发生了什么。因为考试已经拖了这么久了,我想在大年三十之前,总得写点什么,就当时敷衍一下自己吧……

我想,用“凌乱”来形容我的二零零四在恰当不过了。虽然我的二零零四比零三年要幸福、幸运的多,但很多方面也让我尝到了苦头。

零四年的开端我已经大体记不清了,那时候考完试就去了广州,然后回武汉过年。那是我近十年以来第一次坐远途火车,第一次一个人离开武汉,第一次去一个我从来就没有去过也无法想象的城市。这个城市给我的感觉是那么的陌生,羊城的风暖暖的,可走在繁华的街头我却找不到任何的归属感。也许这种感觉需要时间来换来吧?

广州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或者说先入为主的,当属白云山了,因为刚去的时候住在白云山脚下的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现在还依稀记得在白云山上的那一幕幕美丽的景色,还依稀记得下山途中在偶遇的荒野篮球场上投篮,虽然整个零三年我已经离篮球这样一个曾经热爱的运动很远了(当然在现在的零五年,我依稀只记得篮球是圆的了)……

那一次去几乎是游览、观光、放松。

羊年的十二月二十九,我和父亲踏上了回武汉的列车,也许那一刻,我还不敢想象,我有一天不会再回到武汉。尽管我清楚,我很讨厌武汉,讨厌这里肮脏的环境、讨厌这里大多数人世
、低劣的素质。

回到武汉又恢复了从前的生活,我迷上了VOS,迷上了敲击键盘所带来的那种快感,我承认从某种角度来看这是一种为了满足我个人的表演欲的意淫,而且事实证实了这一点,我的VOS水平日趋完善,而学习和工作却显得有些力不从心。我在似乎就要成为“华工VOS第一人”的那一刻,输掉了考试,尽管我有属不尽的原因和理由可以找,但我更情愿把这一切恶果归功于我挚爱的音乐游戏。

二零零四,还有一点不得不提,那就是我第一次辜负了爱我的人。这种感觉似乎比我被别人辜负还要痛苦。孤独的人是可怜的,可怜的人是可耻的,我有时候发现这句话用在我离开那个爱我的女孩的时候还真准——那一刻,我感到自己是可耻的!零三年之后,我的情绪经历了一次巨大的滑坡,用“失去至亲至爱”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孤独感变得凝重,我渐渐迷失了原则,在种种诱惑下,我忍受不住了,我仓促的选择了一段感情来填补心中的空白,虽然我清楚,那根本就不是属于我的爱。我刻意把自己伪装的伟大,却在即将折服对方的同时,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临分手时,我对她说,“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其实我心里清楚,“羊”已经“亡”了,无论怎么“补”,也无法换回给对方伤害。我在这里也真诚的致意歉意。如果那个女孩看到这里,也希望她明白,她认识的aw,其实只是一个普通的人,一个简单的人。

上学期结束之后,又发生了一些插曲性的故事,我更愿意把这些插曲归为“故事”,因为我认为这些回忆是美好的,这些回忆是甜蜜的。这里也要感谢一个人给我的包容,更感激这个人给我的关爱与鼓励。

暑假又去了广州,这是零四年的第二次,也是我第二次来到这个南方的城市,这一次,我有更多的时间来认知这个城市,并且去到了与之毗邻的深圳、珠海这些发达的城市。就开眼界而言,这个暑假我真是看到了许多自己从没看过的东西(毕竟之前的我是一个不爱动的人,武汉在我心中,似乎就是“天涯海角”了)。不得不提的是,在到广州的初期,我顺便去了张家界,那里的风景的确奇美无比,这片湘西奇景的魅力足以与我之前亲眼所看到的任何一种自然景观媲美(希望张家界旅游区旅游广告负责人看到我这篇文章能汇点银子过来^_^)从张家界回来之后我参加了广州的音乐游戏聚会,这次聚会也见到了国内的顶级高手,更让自己觉得自己的VOS水平其实是多么普通了。当然这次聚会我更加认识到这只是一项游戏,超一流的水平不能代表什么,也不能掩盖什么。我调整了VOS的心态,果然水平提高了,也没有影响到工作和生活。这次聚会之后,便是正规的工作了。在我的努力下,组建了www.meibangedu.com.cn这一个网站,虽然我的Flash到现在也没有完成(申明:不是我个人的原因),但是我还是对自己的工作比较满意的。第一次接触网络域名申请,第一次接触整站的构建、策划、制作、维护。和香港美邦教育集团的这次合作,也使我积累了宝贵的经验,更重要的是让我认识到了自己的缺陷和不足。另一个重点就是组建了个人的网站www.awflasher.com我希望能把它做成一个个成功的个人门户型站点。

回到武汉,便开始了极度郁闷的电信学习生涯。我一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如此排斥这个专业,有时候扪心自问,自己根本就不讨厌电路、三极管、单片机这些东西,难道这就是一种心理障碍?我想不明白。这个学期我为了证明一些东西,的确付出了不少,比如刻苦的学习一门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兴趣的课程——电磁波,结果并没有证明什么,我的电磁波可能只有六、七十分(分数现在还不知道)。倒是这个学期的两门实验考试让我对电信的热情大了不少。当然这跟所谓的“人品”有关,我在数字电路设计和微机原理硬件实验室所拥有的“人品指数”可是高的吓人,实验的最终成绩,也让我非常满意,甚至有一丝窃喜的感觉。这学期的高频和微机、OS都是比较难的课,我还是像零三年的这段时间一样,猛上自习,考试是都过了,却还是有一点点失落。我知道,我要的不是六十。此外,还加入了一个据说比较牛的社团,我没想到我一个大三的老人会像大一的新人一样去参加什么社团,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我希望能在零五年在这个社团中发挥我的能力。

大体回忆起来,就是这么多事情了,关于朋友方面的事情可以参阅我的blog中的“二零零四·朋友”我的时间线还在继续延续,三天之后,我又会出现在广州的街头,希望零五年的我,是自信的,是幸运的,更重要的是,我要活着!

还没找到您要的东西?Google试试看吧,
Google更注重原创、时效性好的文章:


本文相关评论: 才 2 条评论
  1. kidonly 2005-02-08 12:33:40

    好好活着 :)2005 and go on….

  2. bensonhust 2005-02-08 10:39:22

    比我好多了,好好过吧~

[支持Ctrl+Enter]为了我们大家和家人的安全,留言请慎重!
声明:
1、本站仅与见过面的个人博客交换链接,见此文
2、留言时的头像是Gravatar提供的服务。如果您有兴趣并且有闲暇时间,可以看看这里的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