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

前几天看到一条传闻,说北大新闻学院的一名研究生因导师迟迟不予毕业机会而自杀,不论这传闻真假,我是十分感慨的。因为,这让我回想起2005年末(或是2006年初)亲身经历的一些事情:

毕业那年我参与的项目是南方某省科技厅的项目。项目规划由日本某单位承担,而具体实施则全面外包给几所高校的几个院系。我所在的院系有幸接到了这么一个“大活”(现在才明白纳税人的钱向来都花的这么痛快),自然大家都很高兴。然而,子项目实在是太多、太杂,于是就成立了好几个项目组分头施工。具体分工方式我现在已经不大记得了,大体是,每个项目组都由一名导师负责,研究生在三、五人左右,本科生跟多(毕业设计的本科生全部堆过去了)。据我个人的主观臆测,许多导师和博士在项目中起到的作用远远不及他们应贡献的水平,而研究生和本科生则不断“立功” – 当然,最终效果如何我不作评价。现在回首整个项目的管理、开发、测试流程,都存在诸多严重的问题。而当时在一次会议上我更是听到了某名导师“只要甲方给钱就OK”的技术要求,哭笑不得……

另外,由于人数众多,项目验收周期紧,不得不扩张地盘。在项目中期,院系方面决定,暂时搬到某学生宿舍楼中进行开发。我有一位研二的师兄,还算是为人老实,在这次实验室迁址中,将隔壁项目组的一张桌子搬到了我们项目组,不料这一搬,给他的答辩、开题,造成了极大的影响:隔壁项目组的负责人、我们系的博导、当时的XX主任因为一张桌子被搬走而对我的师兄大发雷霆,其言语之低俗,侮辱之强烈绝不亚于“草泥马”的程度。我那位师兄忍气吞声了好久,出门时忍不住嘀咕了几句,结果那位博导从办公室中几步冲了出来,当着所有人的面掐着师兄的脖子,扬言要给他点颜色看看。师兄最后被迫写了检讨,并当着所有项目组成员的面朗读。开题报告和答辩均受到一些影响。我那位师兄默默承受了这一切。

高校中存在的资源极度不均和相当部分研究生被当做廉价劳力的问题我认为一部分原因也是学生不会去捍卫自己的尊严造成的。这种默默承受,是长期接受洗脑教育和各种威逼利诱所导致的结果,以至于许多人辛辛苦苦独到博士了仍然被所谓的导师牵着鼻子走,实在是可悲可怜。在我看来,在校期间积累更多的人脉资源(如项目客户资源)、想方设法发出自己的声音(如建立个人博客、参与社会化媒体网站),都是比较有力的手段。

弱者唯有自强,方可不息!

还没找到您要的东西?Google试试看吧,
Google更注重原创、时效性好的文章:


相关阅读 本月十大
    None Found
本文相关评论: 才 39 条评论
  1. whatUwant 2009-07-10 06:36:16

    看完文章,瞠目结舌。。。

  2. charry 2009-07-10 06:43:29

    这个社会太假,大家都是想方设法骗钱。

  3. Garphy 2009-07-10 07:13:37

    要顶,现在发现在这个现实社会,啥都得自己争取才行···

  4. alect 2009-07-10 07:23:23

    生活就像被QJ,如果无力反抗,那就闭上眼睛好好享受。工作就像是LJ,你不成就赶紧让地换人来。社会就像ZW,我们总要用自己的双手来解决自己的问题。
    你说的这个问题普遍存在,我以前也碰到过,除了你比博导还NB,要不然就被他QJ吧。

  5. lafa 2009-07-10 07:52:06

    弱者唯有自强,方可不息!
    顶这句话

  6. dkmilan 2009-07-10 07:57:35

    其实这个还算不错的啦,其实更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多了去了。我刚毕业,毕业设计也是一个大项目,我一个本科生需要领导研究生做事情,但是研究生做事情还没有大二大三的学生做的好,现在我走了,项目一期结束了,项目二期的核心是一个大三学生,领导研一研二的

  7. 我@soho 2009-07-10 08:12:24

    老师中流氓的居多,尤其在大学。

  8. 长河 2009-07-10 08:41:23

    学校总是会那学位来卡学生,我就见过临毕业前几天被开除的场面

  9. ASDFASDF 2009-07-10 09:21:04

    ╔═╤═╤═╤═╤═╤═╤═╤═╤═╤═╤═╤═╤═╤═╤═╤═╤═╤═╗
    ║惨│其│省│以│、│徽│的│以│上│有│专│眼│打│ │日│论│ │一║
    ║不│是│,│及│湖│、│。│看│发│灾│政│睛│开│ │ │1│││党║
    ║忍│湖│真│陕│北│广│如│出│表│荒│下│一│我│ │ │9│││独║
    ║闻│南│是│、│、│东│湖│灾│的│ │的│看│国│ │ │4│︽│裁║
    ║。│等│遍│甘│江│、│南│荒│材│?│地│,│的│ │ │6│新│,║
    ║ │地│地│、│西│广│、│是│料│ │区│国│地│ │ │年│华│遍║
    ║ │,│是│青│、│西│河│异│来│单│,│民│图│ │ │3│日│地║
    ║ │实│灾│、│四│、│南│常│看│就│哪│党│,│ │ │月│报│是║
    ║ │在│,│滇│川│江│、│严│,│报│里│一│睁│ │ │3│︾│灾║
    ║ │是│尤│等│,│苏│安│重│可│纸│没│党│开│ │ │0│社│!║
    ╚═╧═╧═╧═╧═╧═╧═╧═╧═╧═╧═╧═╧═╧═╧═╧═╧═╧═╝

    ╔═╤═╤═╤═╤═╤═╤═╤═╤═╤═╤═╤═╤═╤═╤═╤═╤═╤═╗
    ║房│损│县│死│食│,│说│活│已│句│难│农│副│重│有│有│过│固║
    ║屋│失│,│三│;│现│,│已│完│话│民│具│业│现│沦│许│敌│然║
    ║三│粮│遭│分│衡│在│湖│陷│全│,│流│俱│雕│象│陷│多│伪│,║
    ║百│食│敌│之│阳│却│南│于│破│农│离│毁│落│,│过│地│占│大║
    ║多│八│伪│二│附│以│本│绝│产│村│失│,│,│是│的│区│领│部║
    ║万│百│破│。│近│草│是│境│,│的│所│疾│耕│耕│。│都│的│分║
    ║间│多│坏│豫│,│根│产│。│农│生│。│病│牛│地│现│是│地│灾║
    ║,│万│,│西│每│树│米│举│民│产│总│蔓│尽│荒│在│从│区│区║
    ║牲│担│至│廿│家│皮│之│例│的│几│之│延│失│芫│的│来│,│是║
    ║畜│,│今│三│饿│为│区│来│生│乎│一│,│,│,│严│没│但│经║
    ╚═╧═╧═╧═╧═╧═╧═╧═╧═╧═╧═╧═╧═╧═╧═╧═╧═╧═╝

    ╔═╤═╤═╤═╤═╤═╤═╤═╤═╤═╤═╤═╤═╤═╤═╤═╤═╤═╗
    ║离│伤│百│千│难│。│没│难│各│等│件│百│达│十│一│,│多│三║
    ║失│病│六│人│民│即│有│民│省│省│。│万│五│余│半│但│万│十║
    ║所│的│十│,│就│以│统│流│因│,│江│头│十│县│以│是│件│多║
    ║的│三│八│伤│有│广│计│浪│疾│情│西│,│多│中│上│饲│。│万║
    ║达│百│万│病│三│西│,│在│病│形│、│农│,│,│。│养│养│头║
    ║一│五│余│的│百│一│也│外│而│相│广│具│损│受│安│用│蚕│,║
    ║百│十│人│,│十│省│无│的│死│似│西│三│失│灾│徽│具│本│农║
    ║六│万│。│就│四│而│法│,│亡│。│、│百│耕│县│全│损│为│具║
    ║十│,│江│有│万│言│统│更│的│至│广│多│牛│份│省│失│副│七║
    ║多│流│西│一│四│,│计│是│,│于│东│万│近│竟│六│了│业│千║
    ╚═╧═╧═╧═╧═╧═╧═╧═╧═╧═╧═╧═╧═╧═╧═╧═╧═╧═╝

    ╔═╤═╤═╤═╤═╤═╤═╤═╤═╤═╤═╤═╤═╤═╤═╤═╤═╤═╗
    ║;│有│,│是│荒│怎│自│党│骗│没│破│国│ │人│国│风│青│万║
    ║这│能│为│一│呢│么│欺│领│人│有│产│,│以│民│民│、│、│。║
    ║不│够│什│个│ │会│欺│导│,│经│ │立│农│所│党│蝗│滇│至║
    ║是│阻│么│重│?│有│人│毫│那│济│当│在│立│熟│一│、│等│于║
    ║国│遏│抗│大│ │这│的│无│只│危│中│这│国│知│党│雹│省│川║
    ║民│敌│战│原│敌│样│手│办│是│机│,│样│ │的│专│等│的│、║
    ║党│寇│期│因│伪│严│法│法│国│,│还│的│﹂│了│政│灾│旱│陕║
    ║一│的│中│;│破│重│ │解│民│简│说│农│ │。│之│,│、│、║
    ║党│前│,│然│坏│的│!│决│党│直│中│村│的│ │下│更│水│甘║
    ║专│进│没│而│固│灾│ │的│一│是│国│大│中│﹁│的│是│、│、║
    ╚═╧═╧═╧═╧═╧═╧═╧═╧═╧═╧═╧═╧═╧═╧═╧═╧═╧═╝

    ╔═╤═╤═╤═╤═╤═╤═╤═╤═╤═╤═╤═╤═╤═╤═╤═╤═╤═╗
    ║收│阎│ │还│吃│待│又│的│那│﹁│还│百│呢│化│灾│,│吗│政║
    ║编│锡│吗│在│着│遣│何│米│里│ │有│姓│ │起│荒│至│ │的║
    ║了│山│ │受│老│的│止│ │ │却│十│在│?│来│却│今│?│政║
    ║的│那│?│ │百│日│湖│﹂│﹃│吃│一│吃│ │,│还│已│ │府║
    ║日│里│ │﹁│姓│俘│南│ │ │着│万│树│比│这│在│有│敌│应║
    ║ │,│而│ │的│,│ │,│征│从│日│皮│如│又│扩│七│寇│该║
    ║军│不│且│优│米│不│?│这│ │老│本│草│:│是│大│个│投│负║
    ║在│是│像│待│,│是│ │种│﹄│百│俘│根│湖│谁│和│多│降│责║
    ║吃│还│山│ │而│都│现│情│ │ │虏│,│南│负│严│月│以│的║
    ║老│有│西│﹂│且│在│在│形│来│姓│ │却│老│责│重│,│后│ ║
    ╚═╧═╧═╧═╧═╧═╧═╧═╧═╧═╧═╧═╧═╧═╧═╧═╧═╧═╝

    ╔═╤═╤═╤═╤═╤═╤═╤═╤═╤═╤═╤═╤═╤═╤═╤═╤═╤═╗
    ║是│的│不│在│队│正│复│没│民│其│ │们│侨│米│日│外│不│百║
    ║只│事│整│重│伍│规│员│有│党│次│党│的│回│,│侨│,│到│姓║
    ║有│情│,│庆│,│部│,│立│一│,│专│,│国│迟│三│不│的│辛║
    ║消│发│拉│取│不│队│还│即│党│抗│政│不│,│迟│百│是│米│苦║
    ║费│生│去│缔│久│和│继│真│专│战│的│也│好│不│万│还│麦│耕║
    ║民│。│当│ │以│各│续│正│政│结│政│是│好│遣│人│有│吗│耘║
    ║粮│这│兵│﹁│前│种│保│进│的│束│府│国│供│送│,│待│ │而║
    ║,│些│ │ │,│名│存│行│政│后│ │民│奉│日│也│遣│?│自║
    ║丝│也│﹂│衣│且│目│许│整│府│,│?│党│着│俘│在│返│ │己║
    ║毫│都│ │冠│有│的│多│军│并│国│ │一│他│日│吃│的│此│吃║
    ╚═╧═╧═╧═╧═╧═╧═╧═╧═╧═╧═╧═╧═╧═╧═╧═╧═╧═╝

    ╔═╤═╤═╤═╤═╤═╤═╤═╤═╤═╤═╤═╤═╤═╤═╤═╤═╤═╗
    ║军│济│提│求│怎│地│的│价│苛│负│经│粮│东│仍│至│投│上│也║
    ║粮│,│出│救│能│灾│速│高│杂│担│破│始│北│炽│今│降│述│不║
    ║二│并│ │呢│不│荒│度│涨│,│的│产│终│为│;│反│以│原│从║
    ║百│豁│﹁│ │奔│呢│,│,│原│军│之│未│尤│内│动│后│因│事║
    ║八│免│ │?│走│ │怎│竟│封│粮│农│减│烈│战│派│,│,│生║
    ║十│摊│迅│ │呼│?│能│达│未│;│村│未│,│的│的│内│更│产║
    ║万│派│予│湖│号│ │不│无│动│加│,│停│所│进│内│战│由│的║
    ║袋│,│有│南│,│叫│造│法│,│之│负│。│以│行│战│再│于│。║
    ║ │缓│效│人│到│人│成│捉│而│原│无│以│征│,│阴│起│日│由║
    ║﹂│征│赈│士│处│民│遍│摸│物│有│法│已│军│以│谋│,│寇│于║
    ╚═╧═╧═╧═╧═╧═╧═╧═╧═╧═╧═╧═╧═╧═╧═╧═╧═╧═╝

    ╔═╤═╤═╤═╤═╤═╤═╤═╤═╤═╤═╤═╤═╤═╤═╤═╤═╤═╗
    ║存│,│国│它│人│国│明│出│等│安│当│立│,│﹁│ │别│摊│ ║
    ║在│一│民│。│为│民│灾│的│,│徽│局│名│县│ │。│动│派│,║
    ║;│面│党│ │的│党│荒│衷│都│代│赶│目│乡│军│湖│队│军│提║
    ║一│否│一│ │原│一│之│心│是│表│快│,│两│粮│北│及│ │出║
    ║面│认│党│ │因│党│原│呼│身│跪│解│苛│级│俘│人│遣│粮│ ║
    ║对│经│专│ │,│专│因│吁│受│请│救│扰│人│粮│士│派│,│﹁║
    ║救│济│政│ │而│政│,│。│其│减│ │人│员│负│呼│俘│并│ ║
    ║灾│危│的│ │不│的│实│这│苦│免│﹂│民│随│担│吁│虏│速│应║
    ║则│机│政│ │是│政│在│也│而│军│ │,│意│太│:│ │调│停║
    ║完│之│府│ │其│府│是│证│发│粮│,│望│建│重│ │﹂│撤│止║
    ╚═╧═╧═╧═╧═╧═╧═╧═╧═╧═╧═╧═╧═╧═╧═╧═╧═╧═╝

    ╔═╤═╤═╤═╤═╤═╤═╤═╤═╤═╤═╤═╤═╤═╤═╤═╤═╤═╗
    ║动│。│始│办│,│大│纾│粮│进│治│现│是│的│证│的│任│么│全║
    ║派│老│从│法│整│力│民│,│行│本│在│拖│,│明│罪│的│也│依║
    ║的│实│事│使│编│迅│困│抑│赈│两│,│延│救│政│恶│态│不│靠║
    ║内│说│生│灾│军│速│;│制│济│方│应│敷│灾│府│。│度│做│外║
    ║战│,│产│区│队│遣│同│物│,│面│该│衍│如│是│人│,│,│国║
    ║及│国│,│灾│,│送│时│价│免│入│赶│所│救│真│民│是│这│,║
    ║维│民│安│民│并│日│,│等│征│手│快│能│火│能│没│不│种│本║
    ║持│党│定│能│用│俘│却│,│军│。│从│混│,│为│有│可│不│身║
    ║一│内│生│够│一│日│须│以│粮│赶│治│过│决│人│事│饶│负│却║
    ║党│反│活│开│切│侨│用│稍│俘│快│标│。│不│民│实│恕│责│什║
    ╚═╧═╧═╧═╧═╧═╧═╧═╧═╧═╧═╧═╧═╧═╧═╧═╧═╧═╝

    ╔═╤═╤═╤═╤═╤═╤═╤═╤═╤═╤═╤═╤═╤═╤═╤═╤═╤═╗
    ║ │ │ │ │ │ │ │ │论│││ │满│民│各│,│以│造│专║
    ║ │ │ │ │ │ │ │月│ │││ │解│主│党│只│这│饥│政║
    ║ │ │ │ │ │ │ │ │1│ │ │决│的│派│有│些│饿│的║
    ║ │ │ │ │ │ │ │3│9│︽│ │。│道│一│国│救│和│政║
    ║ │ │ │ │ │ │ │0│4│新│ │ │路│道│民│灾│灾│策║
    ║ │ │ │ │ │ │ │ │6│华│ │ │时│走│党│的│荒│是║
    ║ │ │ │ │ │ │ │日│ │日│ │ │,│上│确│治│上│建║
    ║ │ │ │ │ │ │ │ │年│报│ │ │才│和│定│本│的│立║
    ║ │ │ │ │ │ │ │ │ │︾│ │ │能│平│的│办│,│在║
    ║ │ │ │ │ │ │ │ │3│社│ │ │完│、│和│法│所│制║
    ╚═╧═╧═╧═╧═╧═╧═╧═╧═╧═╧═╧═╧═╧═╧═╧═╧═╧═╝

  10. scorpio 2009-07-10 10:09:27

    楼上的强帖

  11. scorpio 2009-07-10 10:10:11

    AW,你的留言板为什么不做成无刷新提交呢

  12. Tribieal 2009-07-11 01:20:52

    是广东省、科技馆、电信系?

  13. zuolo 2009-07-11 09:56:16

    我一直认为国内的学历制度是一个笑话,研究生作弊论文也屡见不鲜

  14. benson 2009-07-11 03:05:04

    说的是文x???
    个人持保留意见,一面之词了

    • aw 2009-07-11 03:40:22

      我没有冒犯的意思,我甚至和他都没说过一句话,但我确实只看到了那一面,很可怕的那一面:(

      • xczhou 2009-07-26 03:41:38

        咳咳:)
        今年学校高考招生出现大面积断档,坐等aw的评论!

  15. ml 2009-07-11 03:15:04

    人要活得自我一点,不要顾那多东西

  16. s2k 2009-07-11 05:39:45

    被QJ习惯了也就算了,还好我毕业了,不用被QJ了,本来有QJ别人的机会,放弃了。。。

  17. Shawn 2009-07-11 08:15:05

    我也觉得研究生经常沦为导师的廉价劳动力,所有我不考研。

    • 7yue 2009-07-13 09:48:52

      听说现在研究生管导师称为老板?悲哀

  18. 筱白 2009-07-11 10:00:58

    导师为什么如此残忍,傻冒一个嘛

  19. 凡客 2009-07-12 10:01:16

    被QJ习惯了也就算了

  20. fnsoxt 2009-07-12 10:09:44

    首先确认一下,北大的事情是真的

  21. FORECE 2009-07-12 11:19:29

    确实应该争取自己的权利~

  22. key4ever 2009-07-13 08:18:40
  23. criss 2009-07-14 03:16:23

    我本科都没好好读··· 也许应该感到庆幸~

  24. iris 2009-07-14 04:16:18

    我所见到的确实如此:

    读研读博期间:导师=老板
    学生=导师廉价劳动力

    没事做的时候不能出去找活干,一定要带在导师的研究室,不听话要出去实习是吧,就让你延期毕业,要么就干脆不让你毕业!

  25. e 2009-07-14 04:20:59

    顶!!!!

  26. 仁心博客 2009-07-19 01:26:05

    这就是社会

  27. rushui999 2009-07-24 08:52:19

    这就是中国的高校,所以有机会还是出国!

  28. brooks 2009-07-25 12:19:58

    这个事例好夸张额,木听说过类似滴。

  29. 花茶 2009-07-25 02:27:08

    弱者唯有自强,方可不息!

  30. s87 2009-07-25 11:37:03

    我是师范类大二的学生 看了前辈的博贴真是比那些空泛的说教强太多了,最起码知道自己并不是很差,那些看着很强大的也可能虚伪的人。

  31. w 2009-08-01 01:20:18

    说得非常在理呀

  32. sanwi 2009-08-08 10:18:44

    确实是这样,高校里没有一套高效合理的对教师评定的制度。这样导师就用学位压你,类似于“你还想不想毕业了”这样的话经常可以听到。

    现在的教师很多就是为了捞钱,把学生不当人对待。教师是灵魂的工程师,对教师上岗一定要严格把关。而且即使上岗了,也还应该受到监督,不能有那种当上了导师就像当上土皇帝的感觉。
    我就遇到过一个导师,你一定要按照他的意愿做事,不能有自己的想法。你在干活的时候他就在你旁边,死死的盯着你。作息及其不规律。很多次是下午4点吃午饭,晚上10点吃完饭(因为在外面干活)。你要想先去吃,他觉得你没把他放在眼里,以后会给你穿小鞋。

    大多数人都认为,忍一忍就过去了。可能每个人遇到的导师,其“极品”程度不一样。我认为一味的把权利留给学生,让学生评定老师,显然不合理。但是,高校里的确存在这么一批渣滓,我们可以逐步先淘汰最“极品”的那帮败类。
    恕我直言,作为弱者,当你遇到十分极品的导师后,貌似你毫无还击的能力。就像战争,如果我根本打不过你,可能会出现很多极端的后果。

    不论是社会上的强者还是弱者,我始终相信一句话: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33. Linc 2009-08-29 12:02:03

    天下乌鸦一般黑

  34. hac 2009-09-25 01:37:30

    这类导师太多了,我也是受害者之一啊,唉,一声叹息

  35. angelgirlove 2009-12-25 04:44:37

    对于这样的人才,国家的培养真是浪费,让人无语,这样的人才有真正有什么用呢?

[支持Ctrl+Enter]为了我们大家和家人的安全,留言请慎重!
声明:
1、本站仅与见过面的个人博客交换链接,见此文
2、留言时的头像是Gravatar提供的服务。如果您有兴趣并且有闲暇时间,可以看看这里的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