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

从小,田甜的梦想是成为舞蹈家。小学四年级考上了沈阳舞蹈艺术学校,但12岁时,遭遇歹徒入室抢劫,躲在门口的田甜亲眼看到歹徒把妈妈杀死。歹徒并没有放过她,在脖子上划了她两刀。她清醒后,除了头还能动以外,脖子以下的身体却永远失去了知觉。谁也难以想像,9年后,21岁的田甜作为知名闪客,会在人民大会堂领到属于自己的“年度十大闪客”的奖杯。

初次进田甜工作室,见田甜在专心致志地玩游戏,嘴里含着一根特制的手写笔在手写板上点击。聊了会儿天,她兴致勃勃地给我看电脑里存的由田甜工作室制作的动画片段。这是为朱德庸漫画改编的幽默喜剧《醋溜族》制作的,4月份开始在北京等地播出。她寻找最搞笑的片断放给我看,自己却被内容逗得哈哈大笑。

口袋只剩两块钱

差点被房东赶出去

到今年,田甜在北京已经待了三年了,并用按揭方式为工作室买了辆车,在天通苑租的房子有一百七八十平方米,装修得很漂亮。工作室的电脑有十余台,几名来自天南海北的员工们大都在网上认识,大家吃住都在一起,宛如一家人。

“你家在齐齐哈尔,为什么要选择来北京?离家这么远,住房、生活都不方便。”记者问她。田甜告诉记者,最初来北京因为有个公司要送给她轮椅,需要来北京测量身体数据,那时田甜还写了本书。因为许多闪客都在北京,田甜来北京后,觉得在北京发展空间很大,就不想回去了,想在这里做FLASH。“我爸不答应,怕我在这边没办法生活,但最终拗不过我,答应在北京待一年,如果不行再撤。”

田甜工作室从创办至今搬了好几次家,中间也经历不少曲折。最初,工作室才三个人,花了一千多元租了间40平方米的房子,做商业的FLASH,有时挣的钱不够交房租的,吃饭时大家时常搜搜衣袋凑几个钢钅崩儿。买点东西吃,压根不管好不好吃,填饱肚子就成。“有次一直没接到活儿,三个人身上就只剩两块钱,还拖欠了一个月的房租,再不交房租房东就把我们赶出门。当天我们东拼西凑,向一些闪客朋友借钱应急。不久后,又接到了新的单子,年底前就把借的钱还清了。”田甜聊起当年的经历风轻云淡。

位于天通苑的田甜工作室,足有170多平方米,十几台电脑,三间卧室。电脑前,零乱地堆放动漫草图、饼干等等。记者问田甜:“你是也个小老板了,自己还做FLASH吗?”

“主要是后期制作,我经常做的是与外界联络,谈商业合作,管理我们的团队,还有给大家发工资。”田甜说和其他小型工作室一样,状态很不稳定,接到单子就忙乎一阵加班加点干活,没单子时就打游戏、看碟片、出去逛街。

“你们的收入很不稳定,你不担心?”“我是个幸运的人。”田甜不假思索地说,“每次快到山穷水尽时,‘一天’很担心地总在我面前唠唠叨叨‘怎么办?没单子,快没钱了……’”田甜趁“一天”不在旁边,就说起“一天”坏话,模仿他说话的表情,摇头晃脑。

“我不着急,每次都有把握地跟他说,‘肯定会有的’。不出几天,就自然会有订单上门,或者是我在网上找到,或者是有人看了我们制作的动画主动联系我。”田甜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但无法解释自己的幸运。田甜信一句话,“船到桥头自然直。”

田甜爱收集漂亮耳坠。

曾经很内向的她那天穿了一个耳洞

“我比以前开朗多了”,田甜穿着棉布白衫躺在被窝里说,她泛黄的头发上用一只金色的发卡松松地卡着歪在脑袋旁边。说话时,她有时撅起嘴,据说这撒娇的样子是她的招牌表情。

田甜告诉记者,小时候她有点内向。两三岁时家里很穷,爸爸在火车上当乘警,两三天才回家一趟,妈妈白天出去工作,傍晚才回家,走之前给她留点午饭放在保温瓶里,再备好供她“吁吁”的小盆。然后嘱咐“你要吃饭的话,就在这里。要‘吁吁’呢,在那里。不要开电视机,在床上待着。”

还没找到您要的东西?Google试试看吧,
Google更注重原创、时效性好的文章:


相关阅读 本月十大
    None Found
本文相关评论: 才 2 条评论
  1. 阿任 2005-06-27 09:04:49

    感动,更加激励偶了…

  2. amy 2006-04-14 10:27:14
[支持Ctrl+Enter]为了我们大家和家人的安全,留言请慎重!
声明:
1、本站仅与见过面的个人博客交换链接,见此文
2、留言时的头像是Gravatar提供的服务。如果您有兴趣并且有闲暇时间,可以看看这里的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