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

前天,“小徒benson”走了,一共六个人送他,看到他的女朋友撕心裂肺的伤痛,我才发现离别的忧愁如此的接近。我再也不可能从三楼溜到一楼疯狂的砸benson的键盘了,当然,我也不用忍受他可恶的烟圈了,但此刻我似乎并不觉得喜悦。

如果惧怕忧愁,有一个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忙起来,忙得不可开交最好。可以自豪地说,这方面,我相当有经验。比如我曾经用音乐游戏(MusicGame)VOS填充满了我的每一分每一秒来停止悲伤的思考模式。当然,这个办法也有很大的杀伤力。那就是一旦时间多出来,立即会陷入无尽的悲伤;其次,这样一种做法直接以健康状况,甚至折寿为代价,这一点我更是深有体会。

当然,离别的这种忧愁,不亲自经历,不会有感受。我也曾经目送00、01即师兄离开,但我并不觉得很痛苦,直到我们真的要离开这熟悉的校园和城市才觉得难以接受。同样,我们看着师弟师妹们的不解,更不得不接受他们希望我们早日滚蛋的事实。我们没有资格强硬地改变他们的想法,唯一能做的就是静静的享受这份离别的心情。

2004年12月21日15:49:59 星期二,MusicGame版诞生在了白云黄鹤。其实我和benson的友谊可以追溯到9月份华中大在线网站韵苑招新。当时网站播放宣传片,我们缺一个音箱,于是我便回9栋借。无奈班里人都出去上课了(我翘了),只能跑到楼下的通信专业去找。来到9栋109,看到一个同学电脑屏幕上一个很熟悉的界面-VOS。2004年的时候,也就是两年前,是我VOS最疯狂的时刻。我立即忘记了网站借音箱的任务,和这个小伙子聊起来。就这样,我认识了他,并成为了好朋友。他就是张弛,白云id:bensonhust。其实我当时玩vos只有一年,不过由于2003年的封闭式自虐,技术也算是很不错了。非保守估计说在华工肯定是数一数二的。张驰虽然接触比我早,但由于他只是娱乐消遣,因此技术还是在我之下不少。张驰很谦虚地“拜师”,我则很荣幸地“收徒”。其实我们心里都清楚,师徒只是一个调侃的称号,我们的关系更接近于“兄弟”。

后来nami学姐组织了第二届电子竞技大赛,并把vos纳入了比赛项目。benson和我都非常兴奋。那时benson的水平还不算特别好(虽然现在他已经是HUST VOS第一人了!),拿了第三。不过我们认识了很多朋友:蓝宝石、天才、Jingo、AirYY等等,等等。我一直很惭愧,愧对MG。因为我似乎一直把它单纯地理解为一种娱乐,想必之下,我对HUSTMG的贡献寥寥无几,Jingo、Benson、天才、AirYY、阿柴、寒寒、QQStars对HUST-MG的贡献都远在我之上。他们组织了一次又一次的聚会和活动,他们将HUSTMG的精神发扬光大!

我早日滚蛋也许能让新人们更好的树立自己的地位。

一年前,送Jingo走的时候,我和benson喝了不少。这次轮到我们,反而没有怎么喝酒。似乎有一些后悔。确实,我很残忍,我不愿感受这悲伤,最后一个月,我都没见过benson几面,也没怎么碰MG。或许MG会成为回忆的一部分,仅此而已。就这样,我刻意地离开,刻意地放弃,我把MG的时间安排在其他活动之后。

但我相信,有一天,当满天的音符坠落,我看见那熟悉的光影和形状,我会想起我的MG之旅,我会想起我的MG兄弟姐妹!

还没找到您要的东西?Google试试看吧,
Google更注重原创、时效性好的文章:


本文相关评论: 才 3 条评论
  1. mikez 2006-06-29 11:50:35

    離別是人生中反復經歷的東西。
    記憶中值得珍藏的那部分在經過離別的暫時強化和時間的緩慢沖刷之後,才會真正沉澱下來。

  2. 7yearing 2006-07-04 01:10:49

    aw,别难过,vos嘛,当做休闲娱乐好了!不用刻意猛练的。

  3. LBSZM 2007-03-24 01:26:48

    有”蓝宝石”3个字,我就感激不尽了.谢谢.

[支持Ctrl+Enter]为了我们大家和家人的安全,留言请慎重!
声明:
1、本站仅与见过面的个人博客交换链接,见此文
2、留言时的头像是Gravatar提供的服务。如果您有兴趣并且有闲暇时间,可以看看这里的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