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

华工电信人都有着这样一个口号:喻园英才,胸怀天下;电信骄子,自强不息!

起初有人说这个口号太过张狂,又是“天下”,又是“骄子”。确实,大一、大二的时候,我也觉得这个口号似乎有点夸大其词了?甚至我还为自己进入了一个学业艰苦,有同自己志趣不太一致的院系后悔过很多次。每次放假我们都是最晚离开学校,我们要参加比其他院系多几倍的、难几倍的考试。我当时真是发自内心地羡慕那些文科院系的同学们。

不过渐渐地,我开始融入了电信系的一种精神,周围都是优秀的人,可以说,大部分都比我优秀。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学习到的并非技术,更多是一种精神。每当我想到电信的前辈们,我就感到无比自豪,同时也深深感到自己需要继续努力,不为华工电信抹黑!

历史会记住这些名字:
李一男、张小龙、陈琦……

引用自 武汉晚报2006年7月13日报道

上周,武汉小伙汤泉结束了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实习,从北京返回武汉,谈起日前到比尔·盖茨家做客的经历,汤泉显得异常兴奋:“盖茨家真是太棒了,我很真实地感受到了大师的风采。”
aw附:刚得知他是武昌实验中学的学长-据一个学姐说,汤泉这句话是炒作,汗

世界首富、微软总裁比尔·盖茨上月底在家中举办了每年一度的烧烤聚会。这次,他宴请了12名来自中国的实习生。24岁的汤泉,作为微软亚洲研究院的优秀实习生代表,被选中做客盖茨家,与这位IT巨人做了番“亲密接触”。

汤泉在美国微软总部铭牌前合影
汤泉(倒数第二排左一)和同伴们在美国微软总部铭牌前合影


盖茨邀请武汉小伙到家里做客

盖茨邀请武汉小伙到家里做客
盖茨邀请武汉小伙到家里做客

今年24岁的汤泉是华中科技大学电信系一名二年级的研究生,去年11月,同学在网上帮他向微软亚洲研究院投简历,通过几次严格的面试后,汤泉在研究院新成立的STC(搜索技术中心)当起了一名实习生。

每年6月,微软总裁比尔·盖茨都要在家举办一次BBQ(烤肉聚会),能参加这个聚会,就等于自身获得了微软的认可,微软的每一位员工都期待着盖茨的邀请能落在自己头上。

今年5月24日,正式的邀请函发放到北京,当汤泉听到自己的名字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没想到我能到这位IT巨头家做客,感觉像做梦一样。”

更因为亚洲研究院近年来的迅猛发展和在计算机领域的突出贡献,使得来自武汉的汤泉和11位同伴能够成为第二批代表东方计算机技术新生代出访美国。6月17日,他们出发到微软总部所在的美国西雅图。19日,在与微软总部的一些高层官员、杰出工程师、研究员座谈交流后,下午4点,汤泉便朝着最让他激动的一站进发:盖茨在西雅图郊区华盛顿湖畔的豪宅。

盖茨家安保措施比机场还严

“我们先集中乘坐公司的大巴,开到比尔·盖茨家附近的一座教堂,在那儿接受安全检查。相机、手机、摄像机包括纸和笔,一概不准带入,还要通过一扇安检门,盖茨家的安保措施比机场还要严格。”汤泉流畅地讲述着自己愉快的旅行。

汤泉一边品尝着盖茨家的烤肉,一边和身边IT业界的诸多顶尖人士交流,汤泉笑着说:“他们故意放慢语速和我们交谈,还告诉我最前沿的东西,甚至告诉我他们正在做什么项目,真是一点架子也没有。”

“盖茨的这座豪宅前面是湖,后面是山坡,树林环绕着的别墅坐落在半山腰,连湖边沙滩的沙子都是特地从南美运过来的。”

盖茨的裤子沾有蕃茄酱

正当大家欣赏豪宅美景的时候,竖条纹短袖衬衫扎进深色西裤里——一身IT人士标准打扮的盖茨来到现场。

盖茨发表了简短的讲话,他特别提到了来自中国的12位年轻的实习生,表扬了他们的优异表现。随后,他还简单地阐述了未来几年内微软在亚洲的发展构想,表示中国北京的亚洲研究院是今后微软的重要技术研发地之一。

偶像就在眼前,眼尖的汤泉很快有了新发现:“盖茨的裤子上沾有蕃茄酱,多半是先填了肚子再来出席聚会的。据说盖茨心里很清楚,只要站在这群年轻人中间,他就不会有吃东西的时间。”

“当盖茨走到我们中间时,大伙团团把他围住,不停地提着问题,我也冲上去问了几个问题。我最想知道的就是他对实习生今后发展的看法,遗憾的是他美国口音太重,我没有完全听懂。我们同行的一位实习生还邀请他打乒乓球,他竟欣然答应了。” [/quote]

[倾听]

记者:每年成千上万的学生向微软投简历,你是怎么让导师选中自己的?

汤泉:关键是简历要有针对性,要告诉导师你精通什么,熟练什么,略懂什么,要有差异化。全部都写精通可能别人会认为你什么都不通。

记者:看到传说中盖茨家养着鲸鲨的超大鱼缸没?

汤泉:没有,我们是直接从二楼下来,没有进入他家的客厅,所以没看到网上流传的养着鲸鲨的鱼缸。不过,我们曾问过一些研究员,好像没有这么回事。

记者:实习结束了可以进微软工作吗?

汤泉:研究院的导师告诉我,等我毕业后就帮我安排面试,如果能闯过5轮面试,就可以成为微软的正式员工。

汤泉原创的一些FAQ – 他的Blog-http://tswtq.spaces.msn.com

这是我最近和记者访谈的一份草稿,做了一些简单的整理,里面或许有一些大家感兴趣的东西,也会让大家对微软亚洲研究院及其实习生计划有一个大致的了解。当然也有关于此次西雅图之行的部分内容,或许能给大家一个更直观的感觉。内容比较长,在此表示歉意,你可以选择你感兴趣的问题,大致的浏览一下。

问:汤泉你好!到比尔盖茨家作客归来说说你的感受吧。
答:个人觉得真的是很荣幸能够有这样的机会,运气很好,也得益于许多朋友们的帮助,真的很感谢他们。

问:真的很了不起,据说到比尔盖茨家做客的,大多都是一些国家元首和政界名流,而你只是一位还没毕业的研究生?
答:这应该是Bill给予我们实习生的特别关照吧,即使是微软的员工都不大会有这样的机会,据说需要有15年在微软的工作经验才有可能去Bill家做客的。当然历年来,Bill都会请优秀的实习生到他家去BBQ的,但对于我们中国学生来说,今年是继去年首批学生之后的第二批,以往都只有美国本土的实习生才有这样的机会。因此在很大程度,能够有这样的机会,是和微软亚洲研究院在计算机领域的突出贡献是分不开的。

问:那你一个普通的中国学生怎么就被比尔盖茨邀请到家里做客呢?
答:其实刚开始我并不了解微软亚洲研究院,最初的印象是研究院只招博士,而且只招优秀的博士。去年的9月份内,微软到我们学校做校园宣讲活动,而我当时和我们学校的微软技术俱乐部很熟,得知有一个俱乐部内部的“面对面”交流活动,于是就跟我们的俱乐部副主席饶蕾同学(同时也是我在提高版的师妹)说,能不能帮我报个名,结果她却要我给她一份简历。当时我觉得很奇怪,难道交流活动还要简历吗?意想不到的是,在第二天我就接到了来自微软亚洲研究院的电话面试,我甚至以为一定是哪里弄错了,怎么会是研究院。随后又在湖滨进行了一次当面面试,这一次面试我的就是我后来的mentor。在经过两轮面试后,我得到了去研究院实习的机会,并征求了我在学校的导师朱老师的同意后,于去年的11月开始了我在研究院的实习生活,一直到今年的7月初结束。期间在4月底的时候,我们得到有幸去Bill家参加BBQ的消息。虽然我不是很清楚其中的细节,但我想这里面很大一部分离不开mentor对我的鼓励和支持,以及我们这个团队,包括John和Yanfeng对我所做工作的肯定。

问:可能每年微软公司都会接到许多份像你这样的简历的?你认为自己有什么优势,能够在众多的简历中脱颖而出?
答:呵呵,我觉得这个很难说的,简历有它重要的一方面吧。但我觉得这并不是全部。实际的情况应该是有很多同学都得到了电话面试的机会的,而这后面的才更能反映出你自身的某些特性。其实我的简历是很存在问题的,比如当时还没有过Cet-6,所以我很感谢Wangyong(电话面试我的人)还有Hongbin(我的mentor)给了我这个机会,没有去在意我这个问题。同时我也不是计算机专业的,所以我很难说我有哪些优势。我觉得更多的在面试过程中我所传达给他们的是我对计算机,对软件的一份执著和热爱,这也是我进大学一来所钟爱的。当然你需要具备足够的基础来做支撑的,如算法方面和数据结构方面,这也是我还需要进一步加强的。除此之外还有与其它人协作过程中的热情与友善,团队合作是很重要的,而且我觉得在微软所有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很nice,大家都很乐于与他人交流、分享,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去奋斗。

问:5月24日接到来自美国的邀请函,意外吗?
答:这个…当时还是很惊讶的。虽然我在去研究院之前,我的姑父跟我说过,研究院每年都会有学生去Bill家。不过在那个时候这只是一个玩笑罢了。而在收到正式通知之前,我也得到了一些暗示。自己有时候也会幻想一下,该不会是去Bill家吧,但那真的只是幻想一下。我这个人做事不喜欢报太大希望,当然这不是说我不重视不投入,只是把结果看得淡一些,所以就顺其自然好了。当好消息真的下来的时候,那就是一个大大的“惊喜”,何乐而不为呢,呵呵!所以接到消息的时候,真的是很惊讶,居然是真的,于是第一个通知了mentor。虽然我知道其中还会有些其他的风险在里面,比如护照、签证什么的,但是我觉得能够得到这样的机会,就像是奥斯卡拿到提名一样,知足了。

问:什么时候成行的?
答:在回武汉办完护照,准备签证,陆陆续续忙了一个月,最后才算是一切顺利了。我们在17号启程飞往美国,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其实我并没有去想太多,虽然我也知道在网上可以搜到Bill的家,但如不留一些惊喜好了,这样人生才比较有趣嘛!所以我没有过多地去设想。而且之前我们也得到了一些上一批学生留下的资料,出发前也和一些员工聊过一些那边的情况。不过更多的是,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买什么礼物比较好,这样。在我看来,Bill家只是这趟行程中的一个部分,不是全部,而我更期待的是看那样一个新的世界,就像我刚到北京,刚到研究院时的心情一样,一切都是新的,仿佛自己也都是新的一样。

问:事先有没有跟你们交待,到比尔盖茨家有什么特殊的礼仪?
答:其实都还好的,没有什么严格的规定,除了禁止携带相机和笔、纸以外。在半路上会经过一个教堂,在那里我们会接受安检,和机场的安检有几分相似。不过还是没有国际航班的安检严格,那可是连鞋都要脱掉的。当然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机会难得,人也比较多,把时间浪费在签名和照相上,实在是不值得,我到宁愿去享受那块恬静的小沙滩,真的很漂亮,还有那小码头。我的整个晚餐都是坐在码头边上,最亲近湖水的地方度过的。

问:据说比尔盖茨家所有设施都是全数字化的。因此有人把他家的豪宅比喻为一所高科技展览馆,那今天我们要在汤泉这儿求证一下。
答:哈哈,这些我可不清楚哦,整个过程我们都是在户外进行的,也就是Bill家的后院,紧靠在华盛顿湖边,很美。大家可以随意的去取想吃的食物,还有饮料,然后和周围的人交谈。唯一允许我们进入的室内,是Bill家的卫生间,还有让人印象深刻的擦手纸,当时我拿了一张,又马上放下了,因为我怀疑自己是不是拿错了,实在是很厚,几乎比毛巾还厚。同行的一个很搞笑的实习生在回国后还后悔,自己当初怎么没有带一张回来,那该多有纪念意义呀,哈哈!

问:如果现在让你回想一下,哪些细节让你记忆深刻?
答:具体的呀,比如洗手间里的洗手池是铜制的,泳池里冒出来的水竟然是热乎乎的,起初还没有注意,后来发现似乎是泛着热气,一摸果然很热的感觉。还有从他家下面流过的“溪水”,很漂亮,层层叠叠的往下,最后流到华盛顿湖里。傍晚的阳光照在湖面上,你可以听到湖水拍打岸边沙滩的声音,很美。

问:除了新奇、目不暇接、兴奋之外,会不会也有一点点压迫感,毕竟是这样一个大人物的家?
答:没有没有,我一点都不紧张,我很随意的。到处玩,到处看,只要是可以去的地方,我就去晃荡一下。而且我不大喜欢人多的地方,所以经常出没在靠近湖边的地方,欣赏美景,偶尔和周围的人聊聊,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呀。

问:那这种紧张会不会随着比尔盖茨的出现更加厉害?
答:哈哈,Bill出现的时候我还在湖边一边欣赏美景,一边吃着Bill家的美食呢,所以我没有赶上那一瞬间,以至于错过了和大伙们一起和Bill握手的机会。不过也还好啦,我还不至于为了这样的握手三天不洗手的,所以看看我们的Bill就好了,就像风景一样。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很少去崇拜哪个人,做好自己就可以了。

问:给我们描述一下第一次亲眼看到的盖茨是什么样?
答:等我回到草地上的时候,Bill已经出现了,很多人围在他周围,所以我没有围过去。倒是后来人不多的时候,凑过去看了他老人家一下,那个时候在我前面的还有两排人,而且我个人也不太注意细节,并没有看到其他实习生说的番茄酱。当然在我们出发之前,从上一批学生那就得到了这个小道消息,我想有兴趣的同学会特别留意一下的,比如说我们的ppmm栾青同学,而且今年似乎也照例留下了番茄酱的痕迹。在我看来,Bill很平静,而且随和、自然,很轻松的和周围的学生聊着,不时地换着角度,这样可以和更多的学生接触。虽然平和,但是从谈吐中,你可以看到他的从容和睿智。

问:接下来呢?
答:整个过程没有明确的划分,大家就是在一边吃,一边聊中度过。当时在场的除了Bill,我们12个实习生,还有来自剑桥的1名实习生,以及微软研究院本部的一部分实习生。当然还有一些微软的高层人士,Vice President和法律相关的人士。其间Bill花了一些时间,做了一个演讲,介绍了一下微软研究院所具有的独特性,其中还提到了我们12位来自北京的实习生。而后大家又继续聊天和提问,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围着Bill,整个气氛都是很随意的,整个过程持续了2个小时的样子吧。其实我一直很希望能在那里待到太阳落山,我想那一定会美极了,可惜西雅图的太阳到了晚上9点还在天上,着实有点可惜。

问:(盖茨对中国学生的评价)
答:在和Bill的提问中,Bill提到了对中国实习生的看法。在Bill看来,中国的学生和世界各地其他的学生没有本质的不同,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已经有了很不错的环境,也有了世界级的研究能力,在这方面研究院做的非常不错。所以他认为在中国的学生与世界各地的学生不会有本质的不同,而且在中国快速发展的环境下会他们会比其他地方的学生有更多的机会。

问:你觉得这个评价对你意味着什么?
答:我就是一个典型的沾了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光的人,所以运气真的很好。很多人都相信我,鼓励我,更给了我很多机会去做,去尝试。而我也尽我所能去做好每一件事情。我相信有很多比我优秀的学生,有比我更牛的人,而我只是得到了一次意想不到的机会,而你们会像Bill说得一样,会有更多的机会去创造属于自己的光芒。

问:那天除了烧烤聚会外,还有别的节目吗?
答:BBQ只是傍晚时地活动,自前我们还和其他研究院交流了的,包括研究院的创始人Rick,聊了很多,包括现在学生对计算机科学的兴趣。晚上回来之后还要在研究院做功课,把当天的经历,Bill说的话什么记下来,EileenJJ说,不记下来我们回了旅馆肯定就睡过去了,哈哈。

问:听说你已经结束了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实习,回到了学校,你觉得在微软的学习和在学校的学习有什么不一样?
答:其实研究院和高校的院系大体上是一致的,因为研究院创立之初就是以卡耐基梅隆大学的计算机系为原型创办的。研究院也鼓励研究院做最前沿的研究,这不仅仅限于微软产品所涉及的领域,而是以推进计算机学科的发展为最终目标的。所以整个研究院都有着很浓厚的学术氛围,而且非常的开放和自由,这一点从微软员工的穿着就可以看得出来。我们甚至可以在公司里使用QQ和gtalk。当然研究院和高校也有不一样的地方,因为研究院可以从微软公司获得充分的经济支持,各方面的资源都是一流的,研究院不用担心资金的问题,这使得研究院可以做更纯粹的研究,这是一般高校院系很难做到的,一般院系都需要外界项目的支持。此外在研究院,你可以感受到一种潜移默化的压力,因为在你周围都是很强的人,大家都在很努力的工作,这使得即使在很宽松的氛围中,你仍然可以感受到有一股很强大的动力在推着你前进。不仅如此,你可以感受到研究院对人才的培养也是极其重视的。这不仅仅是体现在你可以在研究院得到大师的指点写出优秀的论文,在我看来更多的是为人处事上的,态度上的东西。我们每周会有组内实习生的交流会,每隔一周还会和mentor有一次一对一交流的机会,就像朋友一样,可以讨论任何的话题,而我重视很期待这一刻的带来。研究院还有Microsoft Master Program的职业化培训,研究院甚至会为优秀的学生提供出国留学的推荐信。所以研究院对学生的培养方面有很大的投入,更是全方面的。

问:通过在微软这段时间的实习,你觉得自己在哪些方面的收获比较大?
答:收获有时候很难去描述,因为有些东西我们不知道他究竟是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在影响自己。而对于我来说,能够去亚洲研究院实习,可以去如此近距离的去看这样一个IT界顶级的软件公司在研究领域是如何运作的,就足以给我很深的震撼。而在我和mentor交流的过程中,mentor踏实的工作作风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总是会把问题考虑得很全面,有很详细的计划,踏实而让人信任。这些都是我需要学习的,很多事情都是需要自己亲自动手去做才能够了解的,老是浮在面上还是解决不了问题。而且我希望我能够把这种工作的态度,带回到学校里来,从现在开始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做好每一件事情。除此之外,在从西雅图回来的过程中,我们遇到了一对母女,她们之间的几句简单谈话也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影响。那是我们在机场候机的时候,小女儿很小,还被妈妈背着,那是一个专门用来背小孩的“背篓”(Baby Carrier)。刚到的时候,小女儿被妈妈放了下来,但是还被束缚在“背篓”里,于是她要她妈妈把她放出来。但这时她的妈妈却对她说;“You should say please! (你应该说‘请’!)”,随后就把她从“背篓”里抱了出来。还没有完,出来之后,妈妈又对她说:“No thanks? (你不说‘谢谢’吗?)”。而后,小女孩把自己的针织小背心脱了下来,自然地衣服掉在了地上,这时候妈妈用手指着地上的衣服说:“你把衣服拿起来给我。”小女孩很乖的把衣服捡了起来。而当小女儿说话声音稍大的时候,妈妈会把女儿招呼回来,“See mama’s eyes”,然后把手放在嘴边,冲着她做一个安静的手势。虽然这些都是很小的细节,但是却给了我很深的印象。这让我想到了很多在那里遇到的事情,包括当地人的谦逊与友好,他们总是让着我们,无论是过马路还是走在街上。他们不会大声的在公众场合谈笑。还有失而复得的相机和钱包,行车时人们的自觉性,如安全带,区分对待的停车位,优先更多乘客的高速车道。在没有红绿灯的路口,车速都会很慢,并在出口处停下来,确认不会影响其他路上行驶的车辆后再驶出去。虽然这里面或许有交通法规的约束,但在我们整个行程中,我们没有看到任何的交警,更多的是在依赖大家在共同去维护这样一个环境。这些我想都可以从这位妈妈对孩子的教育中找到,而这或许正是我们所缺乏的吧!

问:留有遗憾吗?
答:没有吧,已经很精彩了,难道这样还不满足吗?呵呵!

问:(对于学校的导师)
答:这里我非常感谢我的导师——朱光喜老师,能够给我这样的机会。就如同我刚进实验室一样,让我放手去做我想做的,真的非常感谢。应该说我们宽带中心的老师都很好,很开明,也很关心学生的,像朱老师,刘老师还有喻丽老师都是如此。所以我发现我一直以来运气都很好,呵呵。

问:你现在是大二的研究生,再过一年你就要毕业了,毕业后有什么打算?
答:我当然还是希望能够去STC(搜索技术中心,我实习时所在的组)试一下的,那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地方。STC的独特之处在于,他虽然隶属于研究院,但是他不同于通常意义上的研究组。因为STC是需要做出实际的产品的,但是STC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开发小组,这里面需要开发人员和研究员的共同努力才能达到。STC会用最快的速度将新的研究成果就地转化为产品。所以在STC里你可以看到,每周我们都会和研究员讨论、研究新的问题。同时开发人员又会和研究员们讨论当前开发的产品。更有意思的是,有时候我们讨论的新技术,尽然是用来取代我们现有开发产品的。整个团队都在密切的合作,不对的向前推进,这其中的推动力很让人震撼。不过这也对STC的员工有更高的要求,所以他们的职位叫做研究软件开发工程师。所以我还需要继续努力才行,争取利用回来的这段时间,把自己的不足弥补起来,等到了年底的时候,再去面一把。

如果需要了解一些微软亚洲研究院实习生计划以及搜索技术中心(STC)相关信息的,可以联系我。
mail: tsw.jeffrey@gmail.com

关于整个西雅图之行的一些细节,可以在我的space上找到(需要代理),那里有我当时留下的“游记”。

还没找到您要的东西?Google试试看吧,
Google更注重原创、时效性好的文章:


本文相关评论: 才 5 条评论
  1. kidonly 2006-07-14 02:26:12

    是偶提高班同学。。

    也是实验的哦~~

  2. aw 2006-07-14 02:40:59
  3. xophiix 2006-07-15 11:16:21

    hustEI
    牛人的据点

  4. cactus 2006-07-19 10:41:16

    hehe,我们班的小牛人:)

  5. aw 2006-07-19 10:44:51

    你就是牛人哪!……

[支持Ctrl+Enter]为了我们大家和家人的安全,留言请慎重!
声明:
1、本站仅与见过面的个人博客交换链接,见此文
2、留言时的头像是Gravatar提供的服务。如果您有兴趣并且有闲暇时间,可以看看这里的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