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

曾经厌世 – 原文:<美女作家赵波曾经厌世的文字录>
     
在出事之后,有一天我无意中发现经济观察报的一个标题,内容就是:中国有260万按揭忧郁症患者。看到这个,我的心一痛。又想起我去年在北京的最后时光,那是从十月下旬到十一月中(十一月十五日我飞回老家,十七日就出事了),我的情绪就开始反复无常,什么事都从最没希望的角度去看,对自己的人生前景开始忧患重重,为哪些忧患,下面的文章将慢慢说。很多人会说你年轻,自由,事业顺利,不乏追求者,有什么可以忧患的呢?那么,张国荣在我看来也缺乏自杀的理由,他为何那样绝决?
  
一个忧郁病患者是会迷失正确看待自己的方向的,正面和负面地两个角度看待人事,简直就是天堂和地狱的差别。当然现在,我的病得到了控制,我可以从积极的,阳光的一面来看了。

在因情绪低潮带来的众多忧郁中,我当时单身住的房子也是忧患之一。我曾经写过《快乐的单身猪》,那时候我提倡单身的快乐,在北京的五年中,我享受自由,不愿意轻易托付终身与人。即使和一个人感觉很好,也人为地分开,以为有空时见面更利于感情发展,其实这种看上去的时髦论调都是认识误区)。
  
人是群居动物,需要和人呆在一起的。碰撞摩擦,就算吵架也好过见问题就回避。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千万别再犯我从前的错误。
  
我们都中了地产商的套。

一个人住在一套130平米的房子里,书房,卧室,客厅,大而空旷,时间长了,我喜欢的上海过去的老家具也变成了一件件阴森的摆设。缺乏人气和烟火味,20楼更是脱离地气,我在这样的环境中写作,生活,有一搭没一搭的吃饭。大多数时候,会约朋友去外面吃,漂在北京的文艺青年不在少数,一个人时则习惯于对付速冻食品和外卖。如果一直住在刚到北京时租的小屋,可能也好,那时的房子就在保利大厦旁边的东二环,是旧的居民楼,尽管旧,外面刷上了桔红色的墙粉,看上去倒也着实不错,一年当时三万的租金,因为地段好,能省很多打的钱,最妙的是老居民楼非常有人间烟火味,每天饭点楼道里就饭菜香扑鼻而来,冬天则铺满过冬的大白菜,大蒜什么的,充满人间的气象。这样的环境无疑是不容易得忧郁症的,因为它的正常和符合人性。
  
租房比买房更利于我们轻松的生活。为什么一定要在都市扎窝?我们有时间和精力,应该更多地大自然中去,那才符合人的天性。
  
我们凡人经常看不清自己所处的位置,有时侯明明身在天堂,却以为自己是在地狱。
  
而众多的地产广告,成功者推广的示范经验都在告诉我们,与其花钱租房不如住自己的房,于是,我们的目标常常是拥有自己的房子和车,似乎只有这样,才是标准。
  
这样真的快乐吗?我是带着二十万元钱从上海来北京的(这里包括我在榕树下网站打工一年的钱,出售作品出书的钱,以及婚姻解体前夫给我的一万美金。很多一无所有从外乡来的打工者最后在北京闯荡成功,他们比我聪明和能吃苦),如果当时我用这笔钱买下当时所租的二手房,也许会是非常成功的投资。可是,我把所有的钱都花在望京,这个庞大的到处是房子的居民区,无疑也就只能慢慢背负自己住下去还款的义务。作商业用途或者出租都不可能有大价钱。
  
五年下来,我从一个当初带着存折来北京的外来人,变成了所有的钱都在房间里,越来越多的家具,艺术品,电器,五颜六色的衣物,书,牒片——变成了我所有的财富。而这些倒底对我有多少是必需的呢?
  
靠写书,特别是不走大众路线的文艺书要想挣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中国传统作家有作协发工资,不管他们些什么写不写,年轻一代的作家只有靠自己自生自灭,没有任何医疗福利上的保障,传统作家可以不写作照样有作协养,自由作家一直写但是体制外的,自由有这一代人开始付出代价),从来都大手大脚花钱随意的我来说,每个月非但自己要花去各种开销,还要支付几千元的安揭款,这样下去,我这样一个新时代的自由职业者,在没有任何保险和单位福利的情况下(有很多作协的专业作家多少年没有作品,却照样有红或绿的特级医疗,中国的医疗改革,带给老百姓的是什么?我开刀住院第一次手术自费就花了四万,今年冬天还要取出固定在体内的材料,现在的医院问题实在太多了,难怪老百姓都不敢生病。多收和不明出处的费用比比皆是,明明可以传统方法处理的伤处却应可以多加材料而让病人多收痛苦,不顾病人安危,不从有利病人康复的角度出发,住院经历我下文再说,不是这次出事,我对很多现实的阴暗面完全一无所知,还陶醉在感觉好时的小情小调中)还能一直逍遥下去吗?万一生病怎么办,万一写不出东西,没有灵感,我拿什么来支付安揭?这样越想越怕,再加上又拿钱给父母家装修,对父母从来是报喜不报忧的,我不愿意他们为我烦恼。情绪越来越走向失控,明明建行账上的钱还够我一两年无忧,可就是觉得不行要崩溃了,我老是感觉建行的人要来家里收房子了。到时所有家里当初收进来的宝货都要给别人了。家在这时就变成了可怕的牢笼,一个巨大的枷锁,因为我要大房子,从而置办了那么多东西,那么多书和衣物都沉甸甸地压在我的心头,真正感觉到其实我什么都带不走。
  
什么是属于我的?曾经?还是以后?以后或者永远?不,没有永远。
  
后来我看经济观察报的文章,上面分析260万因买房忧郁的患者,很大原因和中国人不习惯欠债消费的心理有关,中国人太习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两不亏欠了,在国外提着沉沉的现金去消费的永远是中国人。这是我们优良的传统,和老外的习惯贷款消费透支消费完全不同。台湾现在有一个很大群体的透支卡族,他们因为用卡消费从而成瘾欠下了一辈子都还不清的费用,这是另外一种都市心理病态。先不谈了。
  
绝大多数的中国人心理的抗压性都不高,一个人当他拿工资的百分之六十来支付房款,甚至还要再养部车,还有养护长辈或者孩子,因年龄问题体能下降医疗保险又不够带来安全感的话,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不可能不产生忧郁!他们在不变的环境中时间长了,有时适应不了急速变化中的社会现实,他们是勤劳,安分守己的老实人,美国的数十年的变化过程在中国可能十年里就要你不断面对各种新旧事物的交替和生长,不断经历各种前无经验可鉴的情况,从观念到行为,每个人都要不断调整自己的心态和看法,不然很容易就产生不适应症状。象我这种人有天做网站的测试题后,才得知自己抗压性只有45%,给我得出的忠告竟然只有五个字:保护好自己
  
游戏有时竟也存在真理哦!
  
可以说我的情绪危机是因为我缺乏生活常识和经济头脑造成的,同时也因为新书《北京流水》出版引发的网络人身攻击引起我心理承受能力瘫痪造成的。
  
我不敢看网上各种恶言恶语的攻击,我想不通人和人之间现在为何变得那样恶毒?就因为可以匿名,任何人都可以象生活在我生边看着我长大极为了解我的人那样胡言乱语吗?
  
我已经成为自己最大的敌人,把自己害惨了,可是自己鼓励自己的话:比如我说我要继续美丽,这种话也招你们谁的恨了吗?人心究竟还是不是肉长的呢?
  
还有怀疑我在炒作,要炒不会等出事后这么久。谁要这样炒呢!怀疑的人你敢吗?一个把厌世者举动说成是炒作的社会是有病的,一个既利用别人吸引眼球又要反过来在大标题里说人炒作的媒体是有病的,并且都病得不轻。
  
我们习惯怀疑,尽管长有眼睛。空有头脑。

这个社会已经病了。太多的人已经病了,这社会病了的,不止是我。
  
我病了自己伤害自己。
  
很多人病了却在伤害别人,给社会增添更多的危害。
  
很多身体健全的人心灵却是残疾,这是更大的残疾,他们自己还自以为是。
  
因为可以不负责任,就可以不顾自己的随意言行可能会带给别人心灵的伤害吗?
  
我用文字坦诚地和人分享心灵的成长究竟有什么错?
  
我没有了,你会多长点什么吗?
  
新时代了,大家还想看到一个弱女子(可能她有过错,以后在下文会检讨)因为人言可畏而再次付出生命的代价吗?
  
珍重所有的生命和存在吧,珍重你自己!

北京流水之三

2005-11-02 00:10:51

忧郁再次袭来,上次侵袭是2000年初的上海。

我从多年的自由状态中倒下,去榕树下网站,半年后得救,醒了。

2001年到了北京,到今年又在家写作了近五年,没想到病又犯了。

那些想在家工作的人,千万要吸取我的教训,别长期一个人工作,不正常,不合群,会失去很多生活的能力,力量萎缩。

自闭,不敢下床,不想出门,什么都不想干。

绝望,厌倦,胡思乱想。

《北京流水》是我在上海文艺出版社刚出的新书的名字,刚才引用了开头的两小节。

如果不写新的文字,我就引用自己的新书。

这个月推掉了很多见人和工作,采访的事情,因为自闭。

也许只有通过博客,这个我曾经拒绝的空间,让我重新发出声音,开始自言自语,并且有一天重新神采飞扬吧。

祝福你们。

多多拥有温暖!

流水之四

2005-11-03 00:21:41

谢谢陈老师,谢谢各位.

我准备尽量在这里汇报一下每天所想,能够重新开始专注,心神便已回归.

其实忧郁来自希望的落空.

这一次很俗的,还是因为一个男人.开始我没感觉,后来他老是描绘如果和他在一起的幸福图景.渐渐,我入套了,开始等待,渐渐把自己当成了一个贤妻良母的角色,妄图归类,妄图改变自己.语言是具有催眠力的,我发现开始迷失.

当我迷失,对方却一直在给我画饼,保持着距离,欣赏.意识到这个失败,我开始感到惨痛,对自己绝望.

但今天,我们一起吃饭,不会再多见面了,催眠正在失效.看着他,突然发现,我能够原谅他和我自己了.欺骗是他的方式,我不怪他.我可以清醒,然后离开.然后,对他说谢谢.心不再痛,也不再责怪自己.为什么我一定要改变自己?当人人都有所作为的时候,我可以无为.可以原地踏步.不要求,承认自己仅仅是一沙一花,但也自在的是一世界和一天堂.

神又在我心,我的心重新感到了欣喜.

流水将回到江南,寻找曾经的青涩

2005-11-10 18:03:40

在上海十年在北京五年,现在终于感到可以把这一切都放下。重新感受一下我的童年流经之地让喧嚣暂时远离,我要回到母亲的身边,在迷失方向的时候,母亲的手指的方向就是佛指,心即是佛。

我们都需要一种稳定不变的爱情,在外多年之后我终于还可以抛下一切回去和母亲多谈谈爱的问题。真是幸福。这个年龄应该珍惜的幸福,要不是身体突然警报,我还在追逐虚荣的光辉,被虚伪的或者真情的男人和爱情追逐,差点忘了母亲头上渐变的白发。她才是目前最需要我陪的人,神在提醒。我听到了。看到了。

南方有雪,脚冰冰冷呀

2006-02-05 16:17:57

我现在所在的城市在下雪。

今年第一场大雪。

往年在北京过年,曾经碰到过因为下雪路滑,车堵了,没有车,只能步行回家的经历。我还好一直住在城东有的朋友是提着高跟鞋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一夜才回去的。

小时候看见雪的心情是没有了。

我该哀悼么?

在这个曾经牙牙学语蹒跚走路的家乡。我的HOME TOWN。

人在晕的状态中,时间是最容易过去的。

太快了,特别是回首时。

我在北京的五年,一直处在比较晕的状态。自己感觉不错,因为自由,写作的状态不错新书依旧不断,新的城市,大的氛围,无数的机会和希望,层出不穷的鲜活事物,都让我晕。

其实,女人在一个新环境,不断又有赞美和吹捧的话是很容易晕的。

晕让人看不清方向,类似软骨药。迷失。真的不好。

不懂什么是自己本该珍惜的什么又是自己本该放弃的。

也许,更可惜的是错过本该珍惜的愿意和我一起走未来的人。爱过我和我爱过的,惭愧,向过去辜负的真情说对不起。请原谅,现在,明白了。

好吧,人总得付出代价,为成长,感情,选择,事业——一切的一切。

让我们在付出代价后不言悔,重新努力,争取未来的时光清醒并快乐着。

在雪里想未来,在下雪的时节回忆和清点,希望所有的对错可以释然,心里仍怀着对世间生活无限的爱意。

再看名利

2006-02-13 11:14:30

也许,以前,我也曾经希望自己靠写作众所周知,美名远扬.

所以,我写了十年,出了十几本随笔和中短篇.长篇小说集.不属于作家协会,但比很多专业作家写得多.

发表我文字的杂志和报刊难以记数.

约专栏稿的各地编辑一直不断——

只有写作是要靠一个字一个字码出来的.

作家比歌手和演员辛苦太多了.

我的努力用书可以作证.

我似乎出名了.

可是如果一个人出名只是不得清静,遭人非议,那出名又有什么意思.

我躲开北京两个月,看破我自己的人生,吃我自己的苦,想了断依然了断不了.

谣言和记者不是你不想要就不来找你的.

名变成了负累.

想跑也跑不了.

也许死了,会更亏.为了那些胡说八道的嘴,我现在决心一定要活得更好!好给那些恨我的人看!

我很羡慕我的女同学,她们选择在小城市生活,嫁一个实在的男人,升一个健康的孩子.做一份实在的工作.快乐.简单.

骨子里,我是一个传统的女人.以前,我误认为自己很反叛,错了.

人有时对自己都存在着误区,是的.

我还会写作,但不会急着出版了.

生活里有比名利更需要我去面对的事情.

现在,要想明白的是,选择回归北京,还是放弃——

选择和艺术有关的他,还是完全无关的他——

何勇说得对,是谁出的问题那么的难,到处全都是正确答案.

我的说明:谢谢各位的关心和厚爱

2006-02-08 17:40:23

我还活着。

这就够了,身上的伤两年之内肯定会恢复的,即使留下疤痕在所难免,但那也无损我继续美丽。

爱你们!也要爱我自己!

把每一个日出之日当作属于自己的最后一天。

人是很脆弱的,所以,我们更要选择坚强。

爱上眼镜男
  
有时候我真觉得自己是一个文学青年,连爱上的男人也大都架着一副眼镜。
  
也许是眼镜男人让我感觉有文化有思想?也许是潜意识里觉得这样的男人稳重,有安全感吧。
  
反正据我所知,很多男人戴上一副黑边眼镜也是为了吸引小姑娘。毛头小伙多青涩呀,脸上光溜溜的,可是多一副黑边眼镜,就像手里拿了一根道具烟一样,立马多了很多自信。
  
其实小时候想得最怪的问题是,如果两个戴近视眼镜的男女谈恋爱的时候要接吻怎么办?会不会两个眼镜打架把镜片挤碎了呢。
  
还好,后来科学的进步把隐形眼镜送进了我的眼睛,从而解决了我这个近视眼的隐性担忧。可以放心大胆的爱眼镜男了。
  
初恋是我的技校同班同学,那时他外形酷似周润发当年在《上海滩》里演的许文强,只不过他是近视眼,于是当然戴着眼镜。
  
我们分手十六年后,我母亲回忆当年我和初恋一起出现在她工作的单位,一对金童玉女,亭亭玉立的风采如何在我们走后,让她被同事们的称赞包围——那场面依然清晰在她的眼前。
  
初恋眼镜男现在我的老家,已是事业有成的成熟成功双成男士,结婚生女,女儿已经十岁。不再像许文强,发福了。脸变得有点像杨澜的老公吴增,真是世事无常,外表是顶靠不住的。
  
后来在上海嫁过一个眼镜男评论家,他宽额阔嘴,出口成章,没有辜负我对眼镜男人的期望。我们的婚姻在第六年因为某种原因解体,但是我从不想否认,上海以及前眼镜丈夫在我生命中出现的意义。
  
我的另外两段极其深刻的情感也分别和两个眼镜男人有关。一个是艺术家,另一个属于电影。他们一个影响了我的婚姻,也激活了我内心深处对于艺术和自由的向往。电影眼镜男以前不戴眼镜,我遇到他的时候正是中年,四十岁的男人多了年轻时候没有的沧桑,也许是工作时用眼过多,他戴上了眼镜,看上去,变得更加复杂,深不可测。
  
还曾经有过一个眼镜男知己,每天用手机短信早晚倾诉衷肠,他是属于那种空中飞人,满世界飞来飞去,他让我中了手机短信的毒,依赖变成了习惯,晚上收不到他的短信我就无法安眠,白天没有他的短信就无法安心。似乎,一个文字为生的女人在情感上也需要用文字来安慰,看不见人的短信,也会变成一种牵肠挂肚的折磨。
  
总是在空中飘摇,这难道是我的宿命?
  
我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感情??谁才是我真正需要的爱人??
  
有一段时间我失去了前进的方向,迷失了,不知道自己内心真正要的是什么。
  
茫然是一种痛楚,心无所依归,情何处寄托?
  
直到我从高处重重摔下——当这些困扰我的缤纷往事一幕一幕像电影画面一般在眼前掠过,我终于知道什么是春梦了无痕。
  
意识重新回到我的身体,我知道了错误。原来我只是一个传统的女人,要的也只不过是和一个懂得我的男人相爱相守。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但愿我以后的男人不再是眼镜男,我可不想自己的后代也戴眼镜。老天保佑,我果然已经如愿以偿。

一辈子的咖啡

2006-03-11 21:55:36

他们坐在一间名叫五月天的咖啡馆。

外面下着雨。在北方下雪的时候,南方正在下雨。

到处挂红戴绿,使人不得不意识到,现在,他们身处节日。

节日,是为了提醒那些象他们一样平时对生活有所忽略的懒人,应该在某些时候想起一些人,一些事情。

或者,见到某些人某些事,本身就是一个节日。

他们是无意相逢。没有必要特意选择这样的在节日里的见面时间。

既然见到,自然都说喝一杯咖啡吧。这一次见面距离上一次,已是七年。

七年,他已成为六岁孩子的父亲,一家大企业的老板。

他微微笑着拿手机里存的照片给她看。然后他问她过得好不好。

她总是一副女学生的模样,淡然的,七年前离开他时是如此,现在还是如此。

似乎,他听说她在另一个城市有过一些经历,可她从没说,他便不好问,她的脸上似乎写着春梦了无痕。

她知道当前男友问你过得怎样的时候,你一定要说好。也许,前男友只是要让你觉得离开他是你最大的错。

于是,她主动问起他的妻,她知道他们认识于她远赴他乡的那一年。传统的贤妻良母,不太在外面玩,有时侯会出来和他的朋友一起聊天。她想他找对了人。当然,她离开他也是对的。当时她还年轻,渴望外面的世界。

他们认识得太早了。不象现在,她看过了外面,其实反倒开始喜欢简单。她现在的男友就是突然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对她说一生爱她的.她将为这个承诺守候一辈子.忘记以前的一切.以前的所有经历只为了教会她如何爱一个相伴一生的人.

过去的一切变成了眼前咖啡上的泡沫,或者,咖啡杯底的沉渣,带着不同的心情看,一切便都不同。

她对他微笑,他开始发福,以前他象《上海滩》里年轻的周润发,幸福总是让人变得很俗套。

他们说起很多年前在一个叫蓝孔雀的地方唱的卡拉0k,旁边的人在吼广东话,他们唱《请跟我来》,最后终于大笑收场。

低头搅动咖啡,她仿佛看到咖啡从豆磨成粉,再由一双手经过银匙到达杯中,注入水,加伴侣,黄糖,捧到眼前,如同如同眼前一个妇人,

在她走后耐心地陪同他相识,相恋,结合,生女——一路走来,还将走下去。

是的,有完整的过程总是好的。

她以前追求的是另外一种,很多人和她一样,一路走,一路看,有时侯,忘了回家的路。

一切还是放下吧,放下了,也就云淡风轻。

他们隔着咖啡看向彼此,像一对分离很久却未曾变得陌生的人儿。

不知是咖啡的热气,还是突然想起的往事,使他们感到眼睛里有些潮湿。

还没找到您要的东西?Google试试看吧,
Google更注重原创、时效性好的文章:


本文相关评论: 才 11 条评论
  1. wrmuai 2006-10-14 12:28:18

    我是今年刚毕业的大学生,今年果农嘎参加工作。我经常一段时间后就会很绝望,想法会很极端,想到生活没意思,活着 没有意思。我知道我得想法是错误的,但是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有人能够理解我,我的男朋友经常以为是他的错就会吵架,然后我就会更绝望,有 几次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就想死,拿起刀,可是我也不知道还是割不下去

  2. 忘情森林 2007-09-02 12:51:37

    生活太让我苦恼,让我无奈,对于婚姻更是无奈,弄的我工作也做不好,生活上更是没有性却

  3. 萧遥 2007-11-27 08:20:22

    我的公司面临倒闭,我很绝望,觉的生活很没意义,真想去做和尚

  4. shuo 2007-12-28 06:07:21

    刚刚从国外狼狈的逃回来,没有前途,写了一份简历,发现自己连基本的东西都没有达到!

    国外自我封闭的日子,让我绝望!

  5. 1412 2008-02-09 07:43:45

    我想知道名叫五月天的咖啡馆在哪?~

  6. 爱在那里 2009-01-17 11:47:51

    做为人类社会,这个国家的爱怎么越来越少了?

  7. 36725060 2009-02-24 09:27:33

    我死的想法都有,可我怕死,如果敢去死,那我的生活也会安排的好,也不会想死.

  8. wddw 2010-11-01 10:19:16
  9. Lucifel 2011-11-09 02:49:57

    damn life

[支持Ctrl+Enter]为了我们大家和家人的安全,留言请慎重!
声明:
1、本站仅与见过面的个人博客交换链接,见此文
2、留言时的头像是Gravatar提供的服务。如果您有兴趣并且有闲暇时间,可以看看这里的介绍